50多年前,妹妹被丢在轮船码头上

  常熟南门轮船码头 常熟南门轮船码头 本报记者 叶永春 昨天起,本报携手山西长治《上党晚报》推出寻亲集结号系列报道,为众多与亲人离散的“江南孩子”搭建千里之间的寻亲平台。 集结号一吹响,常熟的许金兰便抱着试试看的心态,拨通了本报96466寻亲热线。她要寻找的,是约58年前,在常熟南门轮船码头上被送走的亲妹妹。 妈妈回来了妹妹没回来 昨天下午,接到许金兰的电话后,记者驱车前往在常熟市沙家浜镇青年路上的一家包装材料厂。许金兰在这家厂里给工人做饭。得知记者已在门口,她连围裙都没解下,就匆匆跑出来。 许金兰今年65岁,“妹妹可能比我小2岁,具体小多少记不清了”。由于记忆模糊,自己能提供的信息极少,又不确定,许金兰将找妹妹的事一直埋在心里,没有向外界求助过。她说,前几天和她同一个村的刘家三兄弟成功找到了离散58年的妹妹,现在《姑苏晚报》又正好有这样一个平台,她侄子让她也来试试,“但我的证据太少了,不知道有没有用”。 在记者的鼓励下,许金兰根据早年母亲留下的信息以及哥哥的依稀回忆,将那段陈年往事慢慢理了出来。她老家在江苏海安,原有兄妹4人,她排行第三,上有大哥、二哥,下面有一个妹妹。二哥幼年夭折,留下的是兄妹三人。 许金兰说,由于父亲早亡,兄妹三人全靠母亲一人抚养。母亲靠给别人做衣服勉强赚点生活费。那时候,生活在常熟唐市一带的外公外婆,介绍她母亲去昆山打工。约两年后,外公外婆又让她母亲到常熟再婚。就在他们决定在常熟定居前,她妹妹被送走了。 许金兰说,那年她六七岁,能记住一些事了。有一天,妈妈说要带妹妹去外婆家,后来只有妈妈一个人哭着回来了,妹妹没有回来。后来听妈妈说起,妈妈让妹妹蹲在轮船码头上,骗她说妈妈去船上给她买大饼和油条吃,就上了船。船开了,妹妹在码头上哭,妈妈在船上哭。 妈妈把妹妹送走,许金兰是体谅的。在那个闹饥荒的年代,家里“三个月没有粮食”,将亲生骨肉送走,是无奈更是痛苦。 妈妈离世前还牵挂着妹妹 妈妈离世那一年,许金兰22岁。她清楚记得,妈妈临终前喃喃地说:还“有一个人,不知道在不在了,想找也找不到了……”许金兰知道,妈妈说的“这个人”是妹妹,妹妹是妈妈心里永远的痛。她一直想帮妈妈完成遗愿,但线索太少,找妹妹好比大海捞针。 许金兰说,妹妹被送走时,大概四五岁大。当时她外公写了一张纸条塞在妹妹怀里,纸条上应该有妹妹的出生年月和姓名。此外,由于他们的亲生父亲姓吴,妹妹当时也姓吴。她自己是跟着妈妈,才随继父改姓许的。 还有一条重要的线索是,她妹妹的眼皮上有一个紫红色的胎记,半个指甲盖大,“左眼还是右眼我不记得,哥哥说是左眼”。因此,这几十年来,许金兰每次见到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女性,不由自主地去看人家的眼皮,看看有没有这样的胎记。只是她年纪大了走不远,搜寻的范围极为有限。 尘封的码头边离散故事多 50多年前,送走妹妹的那座轮船码头还在。 昨天下午,在如今的常熟新建路一号桥边,记者找到了那座轮船码头。码头,尘封已久,成了一处仓库。码头边,停泊着的两艘客轮停用多年,船身锈蚀严重,船舱进水。透过舷窗,还能看到里面的木头长椅。 在仓库传达室上班的老陆告诉记者,在以前,这里可以说是常熟的交通枢纽。他七八岁大时,经常到轮船码头边玩耍。“有轮船码头,还有汽车站,来来往往的人,特别热闹。轮船开往上海、苏州等很多地方;常有汽车停在那儿,顶着气包的那种。” 老陆说,听说过不少当年有人将孩子遗弃的故事。“有放在人家店门口的,也有放在旅馆旁边的。”前不久,他还遇到一名来自河南的寻亲者。“一个和我年龄差不多大的人,来码头找他妈妈,但哪里还能找到?” 结束采访时,记者给老陆留了电话,希望他一旦有相关线索,就与我们的寻亲热线联系。老陆说,他一定会帮忙留意。 在与许金兰道别时,记者问她想对妹妹说什么,她眼睛红了…… 刘家三兄弟的妹妹找到了,许金兰也觉得有了希望。她说,不知道妹妹在哪里,会不会也和刘家妹妹一样,被人领去了山西长治?她希望大家帮她留意,那个眼皮上有个胎记的亲妹妹。 晚报寻亲热线:96466、18806200288、“姑苏晚报96466”微信号:gswbsmjz。
0
[责任编辑:张威]
声明:所有来源为“钱柜777娱乐老虎机”、“姑苏晚报”、“城市商报”、“城市早8点”和“苏州钱柜777娱乐老虎机”的内容信息,未经本网许可,不得转载!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、图片、音视频等信息,内容均来源于网络,并不代表本网观点,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。
关注我们
  1. 大家都爱看
  2. 24h
  3. 一周
  4. 一月
关注我们

钱柜777娱乐老虎机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